登陆

阅读下面的文言语段完成后面小题。齐桓公立管仲为父 齐桓公将立管仲为仲父令群臣曰

zhunnuan 2019-08-12 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说天下大事

  齐桓公将立管仲为仲父,令群臣曰:“寡人将立管仲为仲父。善者入门而左,不善者入门而右。”东郭牙中门而立。公曰:”牙曰:“以管仲之智为能谋天下乎?”公曰:“能。”“以断为敢行大事乎?”公曰:“敢。”牙曰:“若智能谋天下,断敢行大事,君因专属之国柄焉。以管仲之能,乘公之势,以治齐国,得无危乎?”公曰:“善。”乃令隰朋治内、管仲治外,以相参。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 “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郑燮,号板桥,清乾隆元年进士,以画竹、兰为长。曾任范县令,爱民如子。室无贿赂,案无留牍。公之余辄与文士畅饮咏诗,至有忘其为长吏者。迁潍县,值岁荒,人相食。燮开仓赈济,或阻之,燮曰:“此何时,若辗转申报,民岂得活乎?上有遣,我任之。”即发谷与民,活万余人。去任之日,父老沿途送之。

  ①值岁荒,人相食( )②燮开仓赈济,或阻之( ) ③去任之日,父老沿途送之( )

  材料一:郑板桥辞官后,“一肩明月,两袖清风”,只带着一条黄狗和一盆兰花回乡隐居。

  材料二“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①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②《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十一月既望,余舟自无锡北门数里大石桥入。过水滨渔村,始见酒帘村市,客舟骈集。又十里,至佗村,岸高丈余,河流弯曲,若蜿蜒之势,始抵江阴。明日西回,登览高丘,则东瞰长江,南连吴会。复自湾河过佗村而北,青山迎棹,樵歌牧唱,相与应答。村墟相接,岸柳交映。既而舟转岸曲,前出板桥,即三山坞。其山皆不甚高峻,而松竹苍翠,石壁丹崖。少时出三山坞,有横山在前,野田开旷,水港渐宽,询其地,则常州之晋陵县界。于是舟人鼓棹,稚子扣舷,风帆二十里,抵官塘桥而泊焉。

  嗟夫!孕灵育秀,僻在荒陬③, 不经名贤游览,遂寂寥无闻,江阴诸山是矣。若吴之灵岩常之惠山亦不过是。惜不得与友辈寻幽访胜而品题之,书以志。

  【注】①江阴三山:即江阴秦望山、观山、白石山。后文中灵岩、惠山也为江南名山。②朱德润:元代学者,时任湖州太守。③陬:(zōu),角落。

  子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谪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

  邮编:518000地址: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深峰路3号启航商务大厦5楼5M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WWW.ZHUNNU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