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这个时代真正优秀的人才,是不会忘记过去的

zhunnuan 2018-10-25 211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这个时代真正优秀的人才,是不会忘记过去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看理想君。


近来在网上冲浪,发现了三个脑子很灵光的人,拿经典艺术与当下流行文化结合,分别做了三种不同形式的再创作,看后果然深有感触:


你不去看经典,依然有别人惦记着;惦记久了,就成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人们总说经典不过时,但只有那些真心惦念着的人,才知道经典可以多么快、甚至多么顽皮地适应当下。


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还有些抽象,不过看完下面三位Instagram&Facebook上堪称“当代数字艺术家”的创作,你大概会像我一样露出会心一笑。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可能长着一张现代明星脸



如上,是一张被放在ins上的图片,目测是出自某部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梵高、蒙娜丽莎主演的爱情文艺片,大致是截自开场不久的一幕:“梵高在大街上偶遇一见倾心的蒙娜丽莎而一旁的耳环少女投来疑心的目光”。


这张惹人无限遐想的图片,正出自一位塞浦路斯的视觉设计师,Hayati’nin Evreni。多年来一直对Photoshop和绘画感兴趣,现在他终于从每天看到的普通人身上找到了融合的灵感:


从前,艺术反映文化,现在,它依然可以反映文化,因为有些东西是不变的,比如人的眼睛鼻子、五官凑出的神情、反反复复的审美和衣着潮流……


当然这不是他自己说的,但你可以从他陆陆续续发布在Instagram上的创作中发现。


就拿Hayati’nin Evreni为何情有独钟耳环少女来说,从下面这三张由她戏仿的照片可以大致推测,是因为耳环少女拥有一张在当时看为美、现在亦觉得兼具才情和文艺气息的脸庞——


芭蕾舞巡演宣传海报


某主演小成本独立电影剧照


模仿十年前日系风格的艺术写真


如果说维米尔画笔下的耳环少女,记录了17世纪从西班牙独立出来的荷兰所享有的经济繁荣,以及这繁荣中新兴而富裕的市民阶层,那么此刻经Hayati’nin Evreni重新打扮的耳环少女,见证的很可能就是现代的小布尔乔亚。


如果说维米尔是将只属于王公贵族的画作贡献给市民阶层与日常生活的先锋者,那么Hayati’nin Evreni也大有将只属于博物馆与美术馆的尊贵艺术搬给普罗大众的先锋气质。


这也不是他自己定义的,权且一听。


当然给予Hayati’nin Evreni灵感的缪斯女神不止耳环少女,还有为张扬个性、尤爱蹦迪的宿醉都市女孩代言的蒙娜丽莎。



以及代表了与商业化主流对抗,坚守乡土情怀和草根文化的小镇青年弗里达。



感谢Hayati’nin Evreni,让我们知道,艺术一直离我们很近。


终于知道乔布斯是从哪搞来的苹果了



关于乔布斯和苹果的故事,已然是我们活着所见证的其中一个当代传奇,不过就这个传奇最初的开始,法国艺术家Pez有他自己的揣测。


你可能不知道但一定在哪见过《戴黑帽的男人》这幅画,据说是画家勒内·马格里特的自画像,但画中脸部被一只青苹果遮挡。


Rene Magritte, The Son of Man 

译作《人子/戴黑帽的男人》


当人们问为何有一苹果时,马格里特的回答是:“我们眼前看到的事物,底下通常还隐藏着别的事物,人们对眼前清楚易见的事兴趣不大,反而会想知道被盖住的是什么东西。”


说得很有道理,乔布斯可能就是因为看到这幅画,想看看底下隐藏的脸,于是……


于是脑洞大师Pez就画下了上面那张不知是致敬马格里特还是致敬乔布斯的画作,而这,只是他系列作品“Muse et Hommes”的其中一幅,其余还包括但不限于:


爱德华·蒙克画里的人到底在惊声尖叫什么?


——可能是遇到了暴露狂……



你以为蒙娜丽莎是一位优雅端庄的女士?


——不,那很可能是装的……



现在最好偷最值钱的艺术是什么?


——当然是班克斯的涂鸦!



感谢Pez以近乎捣乱的方式,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最符合当代认知的艺术欣赏视角!


正经点,2018年了,如果维米尔在世……



前面得到Hayati’nin Evreni特别垂青的维米尔,也特别被另一位艺术家看中,这很奇怪。


要知道,生性清高的维米尔,在世时很少卖画,他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在鹿特丹转手时,按当时的币值,才卖到三个弗罗林。他一辈子也才留下三十来幅画,身后很快被人遗忘了。


可是没想到,越到近代,人们越是想召回维米尔。


Vermeer,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在1959年被赖兹曼夫妇以一百多万美元买下,现在大概是天价之作了。


维米尔的展,也成了最具人气的展之一。20世纪90年代,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举办了据说有史以来最完整的维米尔回顾展,那还是个没有网络订票的年代,电话订票永远占线,馆外有人裹着毯子彻夜排队。


为什么大家突然都爱上了维米尔呢?大概就如陈丹青所说,“他的画,十之七八是神品。”


今天我们可能很少在日常中谈起维米尔,但是一定有人对他心心念念,这其中就有一位自称“中年人,五个孩子的妈,100%咖啡上瘾者,自学成才的人,敏感又体贴的艺术家”。


荷兰艺术家Gemmy Woud-Binnendijk,在绘画黄金时代的启发下,运用明暗对比去制造深度,通过不同层次的色彩和色调去创造柔和而细微的渐变……










感谢Gemmy Woud-Binnendijk,让我们看见维米尔在世的无限可能——主要是商业摄影与艺术结合的可能。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看理想君。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WWW.ZHUNNUAN.CN